【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来。

“喂,小五,这么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才六点钟,扰人清梦呐。”

一道温润的男声很快就传了过来。

声音里还带着刚睡醒的慵懒。

“四哥,能给我调配点祛疤的药膏吗?用在脸上的。”席正梃没有废话,开门见山。

尚四尚悬是响彻国际的鬼医圣手,传言没有他治不好的病。

这点小伤,让他来治,轻而易举。

尚悬的声音立刻清晰起来:“药膏?祛疤的药膏?的小妻子脸上受伤了?”

“嗯。”席正梃没有隐瞒。

他和尹婉竹的夫妻关系没什么可隐瞒的,之前就在报纸上公开承认过,且将来,他会带她回尚家。

“阿骞,来真的?”尚悬语气认真起来。

森系气质清新美女唯美写真

“什么意思?”

“阿骞,瑶瑶对的心思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要是真的爱上别人,瑶瑶怎么办?”尚悬语气担忧。

席正梃几乎是脱口而出:“四哥,我一直把瑶瑶当妹妹。她姓尚,我亦是,这样的话题,没有意义。她永远都是我的妹妹。”

“哎!”尚悬突然叹口气,“呀!算了,们都是大人了,我也不说什么了,但是记住啊!别让瑶瑶见到弟妹,否则火星要撞地球了!

知道她在家里大家都宠着她,无法无天惯了,之前结婚的新闻刊登出来,她就在家里闹了一通,大家轮番哄她,她好不容易才消停下来。

我真怕到时候她和的小妻子见面,要是对的小妻子做出什么事情来,可就麻烦了!”

“四哥,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不用担心。药膏什么时候能给我?”席正梃问道。

“M国时间,十二点之前,我让人直接乘坐私人飞机送过来。”尚悬见他不想继续刚才的话题,他也很上道。

“麻烦了。”席正梃道。

等明晚下班回家给小女人涂,晚一天,不碍事的。

他相信尚悬的医术。

“一家人,见什么外。那我挂了,马上去调配药膏。”尚悬也不拖泥带水。

“嗯。”席正梃应声。

挂断电话,他这才困倦的打了个呵欠,明天一早有个会议,他必须要养精蓄锐。

他上床闭眼,没过几分钟就睡了过去。

翌日。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豪华的房间里,尹婉竹裹在被子里,睫毛轻颤,醒了过来。

昨晚忘记关窗帘了。

她一下子翻身坐起来,捡起一边的小镜子,仰着头查看下颌角的伤口。

“怎么办啊?”

涂了一晚上的药膏,嘴唇和脖子倒是好了,但那道划痕根本一点点都没有好转,好难看的。

难道是药膏没用?

尹婉竹的眉头越拧越紧。

虽然只要她不抬头,头发散着,根本就不可能看到,但她不可能永远披头散发呀。

一大早,尹婉竹的心情就跌到谷底。

早知如此,昨天她就不该去见尹振兴,直接转一千块钱给他就好了。

现在毁容了。

尹婉竹漂亮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

她离开客房回主卧室洗漱,都忘了昨晚和席正梃之间的别扭,她现在只记得自己的脸。

她拧开门把手,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席正梃上班去了。

尹婉竹跑进卫生间,单手撑在琉璃台上,另只手捏着下颌,使劲儿的看。

越看,她越觉得那道疤痕简直突兀得很。

丑死了。

她没精打采的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下楼吃饭。

见她这样,管家以为她是因为和席正梃生气,才心情不好。

他微微上前一步。

“太太。”

“嗯?”尹婉竹转过头去,一脸的生无可。

管家:“太太,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吧。”尹婉竹随和的道。“太太,我知道和先生吵架了,呢,长得漂亮,有自己的骄傲,先生也是久居上位的人,也不肯低头,可是两个人都不低头,那怎么过日子?先生残疾了,太太您就多

包容他一下……”

管家滔滔不绝,苦口婆心。

说完,他一脸期待的看着尹婉竹。

尹婉竹咬了下唇:“可是我没错,为什么要低头?我低头不就代表我错了?”

她顾着脸上的伤,倒是忘了,昨晚席正梃竟然那么对她!

对着她的嘴巴和脖子又揉又搓,还给她消毒,更甚至是逼着她洗了十遍澡。

简直跟走火入魔一样。

她不会原谅他的!

今天,她要回娘家,然后想想怎么赚钱,再然后丢他脸上,彻底的解脱。

管家:“……”这两人都这么倔,看来一时半会儿和好是不可能的。

他等于说了一段废话,所以,他不再多言。

尹婉竹吃完早餐,赶紧回了卧室,她给席正梃留了张纸条——席正梃,我回家了。

尹婉竹提着包就走了。

恰好今天尹母在家休息,尹母在一家商场卖衣服,每个月有四天休息时间,今天赶巧了。

“妈,我好想。”尹婉竹一拉开门就朝着尹母身上扑。

只有在外面受了委屈才知道妈妈有多好。

尹婉竹此刻看到尹母,竟然眼睛有些发酸。

上一次回来,她就没有这样的心境。

因为那时候席正梃虽然冷着一张脸,对她倒是蛮好的。

不知道昨晚为什么抽风。

尹母坐在沙发上,依旧穿着花睡衣,头发乱糟糟的,一只脚踩在茶几上,正在嗑瓜子,听到她的声音,脸色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

“我的宝贝女儿回来了。”

心里是高兴的,她却在尹婉竹扑过来的一瞬间赶紧伸手拦住她:“乖女儿,别抱我,我身上脏。”

大夏天的,她不舍得开空调,一身的臭汗。

尹振兴不争气,尹婉竹是她努力赚钱养活的,节俭已经成了习惯。

“妈,我抱抱,好想的。”尹婉竹还是抱住了尹母,跟个孩子一样在她身上蹭了蹭。

然后,她就闻到了尹母身上的汗味,却丝毫没有嫌弃,还是抱着不松。

“这孩子,都二十了,竟然还这么黏人。”尹母一脸的笑容。

她女儿身上真香。“妈,我今天休息,想吃好吃的,给我做好不好?”尹婉竹抱着她的手臂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