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出场让前台的两个护士爱心泛泛,对着杨悦矫柔造作,纷纷想吸引杨悦的注意。

杨悦看都不看旁人一眼,找到台阶,他直接往上上。

“诶,先生找谁?”身后的护士后知后觉发现杨悦上楼了,她们急忙跟上去。

手术室外的欢颜内心恐惧:我的天,杨总来了。

欢颜的心七上八下,“杨总我们在三楼,麦穗为了要做隆胸手术,人刚进入手术室。”

杨悦咬紧牙关,鬓角的太阳穴鼓起。

握着手机的那只手,指关节发白。他用力的握着手机忍住体内上蹿下跳的火气不让在公众场所发泄出来。

为了他做隆胸,杨悦现在想掐死秦笑笑。

杨悦步子迈的很大,一步三个台阶不带喘气的,欢颜在台阶口等他,“杨总,麦穗刚进去。”

杨悦看了眼手术室,他现在没心情理欢颜。

在给秦笑笑电话打不通的时候,他就在担忧,是不是自己家的孩子跑去整容了。

果然是!

倾洒阳光早安少女惬意温暖私房照

手术室的门紧闭,昌美医疗手术室的门是双扇门,不是推拉的。

杨悦暴怒,一觉踹开紧闭的手术室门,他顺着走道往里去抓人。

欢颜吓得贴墙站,等杨悦走进去后,她也跟着进去当个说客企图救死党一命。

杨悦身后跟着的两个女护士吓得抱团,不敢再靠近杨悦了,他这是来找茬的,好恐怖。

秦笑笑坐在手术台上,她衣服被两名女护士解开,裸露出上半身,胸部一览无遗。

她深呼吸,“护士,一会儿给我手术的是那个医生啊?”

护士说:“费医生。”

秦笑笑囧脸,“男的啊,有没有女的给我换换,我不想要男的。”

屋门的震响,护士们以为是医生来了发出的剧烈动静。

不一会儿,手术室出现了黑着脸的杨悦。

秦笑笑吓得立马从手术台上蹦下来,她胳膊捂着胸口,“啊!杨悦。”

两名女护士一看不是医生,是陌生人。

为了保护病人隐私,她们齐齐挡在秦笑笑的身前,对杨悦警告:“请出去,这是手术室。”

杨悦推开挡着秦笑笑的两个人,他走近秦笑笑。

秦笑笑从杨悦的眼睛中看到了怒和恶。

她害怕的后退,却发现后边是手术床,她无路可退。

杨悦上手掬着她脖子,咬牙切齿喊出她的名字,“秦笑笑啊秦笑笑,够可以的嗯。”

秦笑笑一只手护着胸口,另一只手去抓掐着她脖子的大手,“咳,杨,杨悦我,解释,,别掐我。”

杨悦拽开秦笑笑护着胸口的手,“见到我护胸口,不是想让我看么,啊。”

最后一声,杨悦的音调拔高起来。

他未曾对秦笑笑高语气说过话,即使再生气,哪怕对她不搭理,也从未对她大声说话。

杨悦的吼,把秦笑笑吼哭了。

她眼泪从眼角落在了脸颊,继而留在了杨悦的手背。

她的脸憋得涨红,杨悦是真想掐死她。

“我手术,是,因为,,喜欢胸大,成熟的女人,杨悦,快放了我,我呼吸好困难。”秦笑笑张大嘴巴呼吸,她好冷。

杨悦松了手,对秦笑笑说狠话,“怎么这么贱呢?我告诉过,我不爱,从不爱,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爱上,这辈子和我没可能。”

秦笑笑站好,她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杨悦,听他说话。

泪瞬间决堤。

杨悦不嫌狠,他双手禁锢着秦笑笑的头,让她眼睛正视自己充满怒火的眼睛,“记住,我不爱,我们这辈子没可能。”

秦笑笑眼泪刹不住车,泪像个大坝突然开了个小口水流不止一样,她泪流不止。

她的脑仁都是那句话,“我不爱,从不爱……”

他说的话一直在秦笑笑的脑海回绕,她奋力的跑,不让那句话追上,可她发现,这句话就长在她的身上,她走哪儿这句话跟哪儿,甩不掉。

秦笑笑扭脸,她哭得鼻头红彤彤的,眼白也变成了淡红色,她挣脱开杨悦的紧固,不顾半身的春光,推开杨悦要跑出去。

在她要跑走时,杨悦生气的闭眼,深呼吸。他的手拉着她的一条胳膊将她重新拽到他身前,用自己的身子为她挡着春光乍泄。

费医生准备好了,要手术了,结果发现,手术室的门歪了。

他跑进去发现手术室多了一个男人,“秦笑笑呢?”

一旁的护士指着陌生男人的身前,“被挡着了。”

费医生走过去要检查秦笑笑如何了。

杨悦厉声警告:“站住!”

自己家的孩子连个衣服都没穿,任何人都不能上前。

费医生蹭的一声站好,他和杨悦对视,气势上就输了。

杨悦冰冷的声音问护士,“她衣服呢?”

护士拿起一边的外套,递给杨悦,然后后退不敢上前。

欢颜在门口处,她今天亲眼见了死党的爱情,她对杨悦由崇拜变为恶心。

不喜欢麦穗,为什么还吊着她。

曾经的杨悦是欢颜佩服的偶像,一己之力拿下蛇虫鬼魅的杨家,他当家做主对自己的死党算是真的宠,对死党有耐心还温柔,这可羡慕到了她。

今日一见,渣男一个。

杨悦接过衣服,看了眼快贴在他胸膛上的少女,整个人木木的不说话,站在那里只会流泪。

杨悦再次下命令:“都出去。”

护士看看我,我看看,最后都把视线落在费医生身上。

欢颜出现,她拉着费医生离开,“请先离开吧。”

护士跟着也出去。

手术室只有两个人,杨悦后退一步远离秦笑笑,没有和刚才一样用自己的身体遮挡她的裸露。

刚才只是为了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少女的身子。

杨悦甩了下衣服,他一言不发,抓着秦笑笑的手为她穿上,又抓起她的另一只手为她套上另一边。

身前的一排扣子,他不避嫌的直接上手去扣,哪怕他的手碰到少女的肌肤,他眼底也没有情欲只有怒火。扣子从下到上,到她脖颈处停下。

杨悦看她穿着整齐,不说一话转身离开手术室,留下秦笑笑独自一个人在寒气的手术室。

他离开后,秦笑笑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崩溃大哭。

脑海的那句话挥不去,总跟着她。

杨悦太坏了,她恨死他了,“对我没意思为什么还对我好啊。”

感情中最怕误会,误会他对自己的好是因为爱情,从而让她产生爱,女人爱上一个人,忘记好难。

他宠了自己这么多年,从小到大,杨悦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他成为自己心中的光亮,她给自己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子里只有她和杨悦,她让自己只爱上了杨悦。

可杨悦今日斩钉截铁的说,不爱,从不爱,一点都不爱她。

秦笑笑无力的坐在地上。

他知不知道,对她一个女孩子来说,做隆胸手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杨悦走出手术室,他露出了无力感。

从未有过如此让他生气,暴怒,无法隐忍的事情。

他去到费医生面前,“需要赔偿多少钱,会有人过来对接。”

他准备下楼离开,欢颜突然不怕他了,“杨总稍等。”

杨悦冷声背对着欢颜说:“欢颜,以后别再让我看到出现在麦穗身边,大哥当家做主的欢家可不太平稳。”

说完,他欲下楼梯。

“我手里有一份麦穗写给的遗书。”

杨悦站住脚步。

欢颜要拿去给他,怎料杨悦不要直接下楼。

欢颜被他的无情刺红了眼,她冲拐角处喊:“秦笑笑这辈子就是眼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