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不凡说道:“当然不是,等下我要出去,不过现在时间还早了点。”

王雪凝说道:“车库里面还有一辆悍马,钥匙就在车上插着,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开出去。”

“不用了。”

叶不凡不想搞得太高调,决定等一下打车过去就好了。

随后他又问道:“女孩子不是都喜欢跑车吗?你怎么搞的都是suv?”

兰博基尼野牛就是大型suv,没想到家里还停着一辆更大的悍马。

王雪凝撇了撇嘴说道:“谁规定女孩子只能喜欢跑车,我就喜欢大的怎么了?”

“没什么,那是你个人爱好。”

叶不凡说到这里,嘴角泛起一抹怪笑。

王雪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懊恼的说道:“笑什么笑?下流!”

叶不凡说道:“你这也太霸道了吧,我笑一下就下流了?你脑袋里想什么呢?”

“没人理你,我要上班去了,晚上记得早点回来,不然不给你留门。”

阳光网球少女

说完之后她出门离开,临近中午的时候叶不凡离开别墅,向着江北大学赶去。

他跟欧阳婧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就好比亲兄妹还要亲。

这次过来并没有提前打电话,为的就是给妹妹一个惊喜。

他打了一辆的士来到江北大学门前,今天刚好是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学校门前人流涌动,看起来极为热闹。

看到这情景,算了一下自己的学校也到了开学的时间。

不过他现在已经再没有上学的必要,以他的水平在学校也学不到什么东西,看样子要找个时间去把退学手续办了。

走进了学校大门,叶不凡打听了一下女生宿舍楼所在的位置,然后便走了过去。

就当他要走到女生宿舍楼下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三个人。

正中间的是一个年轻人,虽然看样子是学校的学生,但一身西装都是牌子货,手上戴着明晃晃的金表,头发打理得油光闪亮,一看就是富家子弟。

在他左侧是另一个年轻人,走路的时候位置靠后半步,脸上始终挂着谄媚的微笑,一看就是跟班。

而在另一侧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一头长发束成一个马尾扎

在脑后,脸上素颜没有任何化妆的痕迹,却依旧美艳动人。

身上的白衬衫牛仔裤都洗的有些发黄了,但却干净整洁,整个人看起来像一朵盛开的雪莲花,美丽而又高傲。

叶不凡停住了脚步,因为那个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妹妹欧阳婧。

与此同时,欧阳婧也发现了叶不凡的存在,先是一愣,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自己的哥哥。

当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后,立即欢快的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叶不凡的怀里。

由于家庭条件不好,两个人假期的时候都是抓紧时间在外面打工,算起来也有些日子不见了。

走在中间的那个年轻人,正在跟欧阳婧说法,却突然看到她扑进另一个男人的怀里,顿时神色一变。

兴奋过后,欧阳婧离开了叶不凡的怀抱,但依旧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问道:“哥,你怎么来了?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叶不凡说道:“我过来办些事情,顺道看看你。”

这时那个年轻人沉着脸过来问道:“欧阳婧,这是谁啊?

欧阳婧说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哥叶不凡,这是我的学长陆方文。”

“哦!叶大哥你好。”

听到是欧阳婧的哥哥,陆方文的神色缓和了一些,跟叶不凡打了个招呼,随后又问道:“小婧,你们兄妹怎么不一个姓啊?”

欧阳婧不喜欢被别人知道自己跟叶不凡不是亲兄妹,说道:“我跟我妈姓。”

陆方文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

欧阳婧说道:“学长,我哥哥来了,中午我要陪哥哥一起吃饭,咱们就改天吧。”

“别啊!那多不好。”陆方文说道,“既然叶大哥来了,今天中午刚好我做东,咱们好好吃一顿。”

欧阳婧说道:“那样多不好意思,还是算了吧。”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是你学长,你哥哥不就是我哥哥吗?”

陆方文说道:“咱们就这样定了,就吃顿饭而已,根本算不了什么,千万不要跟我客气。”

说完又满脸堆笑的对叶不凡说道:“叶大哥,你是怎么来的?”

他脸上虽然挂着笑意,但眼神中尽是轻蔑,看叶不凡身上这套行头

,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钱人。

叶不凡说道:“我是打车过来的。”

“那刚好我有车,咱们一起开车过去。”陆方文又对欧阳婧说道,“你们兄妹好久不见了,先聊着,我跟丁越到停车场等你们。”

说完他拉着旁边的年轻人,率先向着停车场走去。

欧阳婧有些为难的看向叶不凡:“哥,你说怎么办?”

“盛情难却,既然人家邀请了,咱们就去吧。”

“那好吧。”

见叶不凡没有意见,欧阳婧便挽着他的手臂跟在后面,一起向停车场走去。

寝室楼距离停车场还有一段距离,两个人边走边聊。

叶不凡问道:“这个人是谁啊?是你的男朋友吗?”

他刚刚从陆方文看向欧阳婧的眼神中感受到不怀好意的意味,虽然很隐晦,但还是被他察觉了。

从内心来讲,他不希望自己妹妹跟这种人扯上关系。

“不是,他只是我的一个学长,追求我很久了,可是我不喜欢他。”

欧阳靖说道:“他是江北市人,家里在这边有钱也有人脉,这次假期帮我联系了一个家教工作,薪水要比普通价格高上一倍。

现在假期结束,家教的工作也做完了,我赚了一笔钱,他说要请吃饭,我就没好意思拒绝。

我合计着这顿饭我付钱,也算是还他个人情。”

“你这丫头,这些年受苦了。”叶不凡揉了揉欧阳婧的脑袋,看着她身上朴素到极点的衣服说道,“前段时间妈不是给你寄钱了吗?怎么不买些好衣服?”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特别是欧阳婧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之所以穿成这个样子只能说舍不得花钱。

以前家里没钱也就算了,现在他有的是钱,自然不会再让自己的妹妹受苦。

他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妹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欧阳婧笑道:“我这身衣服挺好的,没必要换新的。你妹妹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难道你觉得我不漂亮?”

叶不凡说道:“漂亮是漂亮,不过穿上好衣服会更漂亮,不要舍不得花钱,现在你哥有钱了,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再苦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