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啊……”子桑木兮额了一声,“你怎么也开始乱立FLAG了?”

“额……”天书花身一愣,“怎么办女王大人,不会收了吧!”

墨城笑道:“没事没事,主角的FLAG才是秒收的,一朵花花的话没事的。”

“不是很明白你们在说什么,不过这些蚯蚓暂时是不打算过来了。”上官闻贤看见蚯蚓过来,结果不小心撞到了搅拌机,身上一块被搅成了烂肉。

“恶心……”子桑木兮反胃的干呕了两声,“天书,你找找看搅拌机里有没有效果比较弱的地方,可以直接让鬼葫芦打过去。”

“我再找找看……”

“天书,快点。”墨城突然面露难色,“这周围的波动变了……天上真有什么东西在……”

闻言,子桑木兮赶紧在周围补上了五层法阵!或许没什么用,至少可以提个醒什么的。

上官闻贤一直注意着蚯蚓的动向,先见这些东西不敢靠近,刚要放心下来,又见它们纷纷退让开来……

然后墨城还说周围有什么东西……

“木兮,还没好吗?”此时,上官闻贤额头上已经冒汗,他感觉都一阵压的他喘不过气来的威压。

“你怎么了?”子桑木兮发现了上官闻贤不对劲,脸色白的跟纸一样,回头看看师叔叔,“你怎么也这样?”

大眼软萌妹子乌黑长发白皙肌肤林间烂漫写真图片

墨城咬着牙:“天上有什么东西,在释放威压……越来越强……”

威压这东西,子桑木兮是感觉不到的:“上面?”她抬头看看,暂时没有发现蚯蚓和他们之外的东西在天上。

不对啊……

子桑木兮重新看回墨城。

这人是真仙修为,名副其实的那种,连他都觉得喘不过气来的威压,那得是什么修为啊?

不会是师傅傅来了吧?

还是说,妖界这边普遍修为等同于九州那边的混元?圣人?

不对不对,想多了……妖族要这么厉害,还窝在妖界做什么……

子桑木兮利用单边眼镜上的法阵,注意周围的波动。的确,波动挺大的,不过很乱,理不清波动来自哪里。上下左右,前前后后,都有。

也就是说……

释放威压的东西,不一定是来自上面吧?

不过是下面没看见东西,上来后才感觉到有威压,所以墨城才会觉得,东西在上面……

可这样说的话,在下面藏着也有可能啊?

拿出鬼葫芦,子桑木兮冲着下面波动密集的地方开了一炮。

这一炮没有打中东西,不过……

之前说过,下面都是沙子。

火球打散了部分沙子,露出了沙子下面埋着的骨头。

现在看见的那副,四肢,有角,像是牛的骨头。

一处的沙子被打散后,其他的沙子也开始失去支撑力,纷纷流下去,露出下面的真实情况。

“妈妈咪呀,我们刚才是在这些骨头上奔跑?”

下面根本不是什么沙地,是一大群兽类的尸骨砌成的平原。蚯蚓在各类骨头间穿行,顺便说一下,蚯蚓的数量果然很多!

墨城看了眼下面的情况,咬着牙说道:“我怎么感觉,这里是养蚯蚓的盆子?”

看看下面的森森白骨,可见这些蚯蚓的胃口有多好。

子桑木兮死死的扒在上官闻贤身上:“不下去,我坚决不下去!”

“可是这威压……”上官闻贤此刻难受乘二,“似乎是打算将我们压回地面上去。”

接着天书花花回来,报告出口周围没有搅拌效果比较弱的地方,并说道:“我顺便扫描了一些这个威压……这里,这里女王大人,释放威压的东西就藏在里面!”

天书标记的地方,是在白骨堆的暗处,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子桑木兮本来想用鬼葫芦轰的,回头一想,觉得不妥。

如果那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就眼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一个可以交流的东西。直接轰没了太可惜,还是放点水吧。

打个响指,子桑木兮让天书飘过去,把暗处的东西赶出来。

天书过去,片刻后,威压消失。

子桑木兮利用系统询问天书,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但天书没有回答——

[子桑木兮]:天书?天书?怎么了?那里面有什么?天书?!

坏了……

“师叔叔,天书不会这么容易退场吧?”

“之前没实体还好说,现在有实体了……难说……”

“我那便宜哥哥试过的,天书有实体了也影响不到它到处浪的呀。”

“你刚才是让它直接去了虎穴,万一里面真有什么,它跑不掉也正常……”

“诶?那以后都没有外挂可以开了?”

“你老实告诉我,来这边这么久了,是不是一直都靠着天书这个外挂在浪?”

“大部分,约等于,算的上是一直吧,怎么了?”

“就是因为有这个外挂在,所以你才会如此不思进取!身为一个符修,连画符都不会!”

“哦,画符这个跟天书没关系,那是二师兄的锅。”

“总之,没有外挂也好,没有外挂你才会进步!”

“可我不要进步……在天涯海阁里做小师妹吃吃喝喝的,等时间到了直接去玄门正宗做掌门夫人就好了,要进步做什么?”

“做人不可以这样不上进!”

“不要嘛……好累的!”

“都怪你师傅,还有那几个师兄,就知道宠你,看把你宠成什么样子了!不行,回天涯海阁后,我亲自督促你进步!”

上官闻贤脸上挂着黑线,听着师侄两人完偏离了主题的对话……已经听不出来在关心那个天书花花了……

“女王大人,你这个样子让天书花花情何以堪?”天书突然出现在子桑木兮身边,头上弹出一个对话框,里面是一个大大的哭泣颜文字,“关心我的时候能不能专心点!”

子桑木兮翻个白眼:“早就看见你回来了,我不辞辛劳的关心你,你还敢挑三拣四的?”

天书不敢对子桑木兮发脾气,只好转头冲着墨城丢小花瓣。

墨城奇怪:“它在干什么?”

子桑木兮看了一眼:“在对你吐口水……”

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