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江家,场面非常安静。

刚刚还嚣张无比的江道济,跪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刚才,他还无比确信他掌控着局面,一个小小的宁家,算得了什么?

一个医生和风水师,算得了什么?

但是,片刻之间,公司接连出事。

更重要的是,包四海直接带着人冲到了家里。

而且,听包四海的意思,随时都可以把江家灭门,这一刻,他是真的恐惧了。

这个人真的只是医生和风水师?

“你所依仗的东西,在我眼中算个屁。”

龙隐看着江道济淡淡地说道,“想跟我来强硬的,那是你用错了地方。”

“龙少爷,还请给我们家一次机会如何?”

魏如英惨然地说道,“我老公肯定不是这个意思,他就是一时糊涂了。”

爱做梦的蓝粉少女郎

“对对对,我爸肯定就是一时糊涂了。”

江晓燕也恐惧地说道。

龙隐拉起魏如英,还有江家兄妹,却没有去管江道济。

然后,龙隐才继续说道:“我对你们已经是很客气了,没有想到有人却以为我好欺负,一再来挑战我的底线。

动辄就要威胁我家,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威胁我家?

你在阳城不过就是过普通富豪,连个赵家都奈何不了,有什么资格来威胁我?”

江道济低着头不说话,江家的其他人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再给你们家一次机会,你们做好准备,七天之内我会来你家布局。

到时候所有参会的人,都能够得到好处,包括你们江家也不例外。

但是,我不希望有人再继续给我捣乱,否则会变成有些人最后的晚餐。

如果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一试。”

龙隐哼了一声,他示意包四海等人一起退出了江家。

如果不是这个福缘局正好摆在江家,他才不会给江道济这么多次机会。

一个江家,灭了也就灭了,算得了什么?

只是这个福缘局正好在江家,江家也在其中,就算是江家得到的好处之一吧!当然,如果江家还想要搞幺蛾子,大不了他就等到半个月之后再来就是了。

到时候江家满门都被风水局斩掉,他只需要保住最后一个人的性命,就能够完成这个风水局的坐镇。

“少爷,要继续监视他们江家吗?”

包四海问道。

龙隐摇摇头,说道:“随便他们,要死要活由他们自己说了算。

他们要是把我当成烂好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话,那他们就搞错了对象。”

江家,目送龙隐离开以后,江道济依然还跪在地上。

魏如英叹息一声,挥手示意江少成和江晓燕离开,她才上前拉起江道济。

此时的江道济,木然着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在呆呆地坐着。

魏如英默默陪着江道济,好久以后,江道济才幽幽叹息了一声,露出笑容看向魏如英说道:“休息吧,今天有点累了!”

“老江”魏如英担忧地问道。

“我没事!”

江道济微笑道,“我本来觉得我还算个人物的,今天一看,简直就是笑话。

夫人别担心,当年为了把江家发展起来,我也是跟人跪地求饶过,这算得了什么?

实力不如人,该低头就得低头,要不然那就不是勇敢,而是倔强。”

“你真没事?”

魏如英小心翼翼问道。

“真没事!”

江道济挽住魏如英说道,“都是因为我的坚持贪婪,才让家跟着我受苦了。

夫人,尽快给少成和欢欢订婚吧!还有,让晓燕试着和他靠近一下,看看有没有机会。”

“人家结婚了!”

魏如英提醒道。

“那又如何?”

江道济反问道。

电话一直在响,他看都没有去看,反正知道结果不太好。

等到明天以后,再去看结果吧!而另一边,龙隐和包四海一边上山,一边打电话出去,告诉蒋玉明他们停手去掠夺江家的产业。

当然,至于抢过来了多少,那就是多少,只能说江家活该。

蒋家,蒋玉明接到龙隐电话以后,他把事情告诉了蒋茂才。

蒋玉明能力到底是差些,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发动蒋家那庞大的力量。

但是,在蒋茂才亲自出手的情况下,蒋家那庞大的力量就发挥出了威势。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蒋家就从江家手中抢走了十几亿的资产。

要不是龙隐打电话叫停,今夜过后,江家恐怕就要破产了。

这一刻,蒋茂才是非常高兴的。

他一直担心龙隐对蒋家有什么企图,没想到龙隐要他们配合的是这样的事情,他简直太开心了。

当然,他现在也终于放心了。

除了蒋家,今天晚上其他人的行动都发动得比较慢,所以,江家的亏损还不算很大,整体也就是缩水了三分之一左右。

这几方的任何一家,都能够完把江家吃下,尤其是夏家,更是可以轻而易举就把江家吃下。

但是,夏四月仅仅只是动用了她的力量,而没有去动用家族力量。

因为,她现在只代表个人。

“少爷,怎么又停下来了?”

夏四月问道。

龙隐笑道:“没有必要了,也就停下了。

把你的心腹叫上,是你的绝对心腹,等候我的信息,到时候来江家吃饭。”

“还去江家吃饭?”

夏四月愕然。

“这一次,算是我一个小团体的汇聚,参加的人都有巨大的好处。

这种好处,其他人不能给,只能给绝对心腹的人。

而且,必须保证参加的人都绝对听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啊?”

“是风水局里面的布局,不是其他的意图,别多想。

但是,你应该或多或少听说过,在风水局中,是不能乱来的。

所以,如果你带来的人不听你的话,到时候就麻烦了。”

龙隐立刻解释道。

“我明白了,我一定按照少爷的吩咐,带人来参加。”

夏四月严肃地回答道。

她自然清楚风水局布局的重要性,也知道龙隐叮嘱的重要性。

联系完夏四月以后,龙隐又联系牛月娇,对牛月娇说道:“让你母亲到阳城来一趟!”

“少爷,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牛月娇急忙问道。

龙隐笑道:“我有一场重要的晚宴,需要她来主持。

你联系你母亲的时候,告诉她,是我让她来主持‘龙门宴’,她会明白的。”

牛月娇不由得一愣,龙门宴?

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