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短视频VIP

“我知道,绵绵,我懂了。”

秦疏影不想叶绵绵为她担忧太多,苦笑着点头。

说完便是又咳嗽了几声。

叶绵绵原本还想多陪她说几句话,此时,一个老妇人便走了进来。

手里拎着一些水果跟补品,这老太太正是纪母。

“疏影,有客人,我就不打扰了,我先走了。”

“绵绵要在深城呆多久?”

“目前不清楚,可能会呆一段时间吧!目前还没有其他的打算……有没有阿烈的消息?”

“阿烈他……我目前也不知道,联系不上。”

秦疏影虚弱地笑着,关于秦烈的事情,她也不想多提。

“好的,那好好养病,我回头再来看。”

叶绵绵这便起身离去。

白T恤长卷发美女肤光胜雪百叶窗边透光写真

纪母一直拘谨地站在门口,看着叶绵绵走了,她这才笑着走过来。

“疏影,我刚才去看了锦瑜……她还挺好的,就是,这身子怎么就一天比一天的差了?”

“可能是我太久不生病了,这一次就要病个够吧!”

“我听佣人说,去昆明见到墨涵了?”

纪母上来之前,已经跟佣人刘妈谈过了,对于秦疏影的情况,也大致地了解了一遍。

“是啊……”

“他是不是跟那个妖精在一起?”

自从上次,纪母得知时念纯跟他老公的事情之后,她心里便对时念纯的印象大打扣折。

再加之,纪墨涵一直不肯回家来,也不愿意照顾她,承担家里的责任,她便觉得这是时念纯在故意搞鬼。

心里对时念纯的感觉越发的不好了。

所以,这两天秦疏影生病了,她便经常来看看,也过来帮着照顾一下锦瑜。

不管怎么样,锦瑜还是纪家的骨血。

秦疏影虚弱地咳嗽了两声,“他俩从小是青梅竹马,而我就是个意外。如果不是因为我夹在中间,他们早在一起了。现在,也正好顺了他们的意。”

“疏影,话不能这么说,是我纪家娶进门的媳妇,还给我纪家生了一个血脉。我跟爸爸,都说好过了,不能让那个妖精进门。”

纪母倒是信誓旦旦的。

秦疏影却是一脸的苦涩,“我觉得还是不要折腾,棒打不散的鸳鸯,如果他们想要在一起,没有人能够阻止的。”

“这样吧,疏影,搬回纪家去吧,这样我可以帮照顾孩子,然后,墨涵回来也不能够带着那个小妖精进门的。”

秦疏影不说话了,又咳了几声。

“我这里有个地址,如果您想去找墨涵的话,可以去找找看!”

秦疏影支起身子,打开手机,正准备将墨涵的地址发给纪母。

纪母讪讪一笑,最后才道,“他已经回来了。”

末了又解释着,“他昨天就回来,我就看不懂那个小妖精,我就是想带着锦瑜回去,把那个小妖精赶走。”

秦疏影瞪大了眼睛。

心里是又气又急,又咳了起来。

这一阵咳得更加急促,一声接着一声的,最后她拿了纸巾捂着嘴。

纪母站在旁边,长长地叹息着。

“疏影,我觉得吧,还是赶紧去看看医生,别再拖下去了。把身子拖垮了可怎么办哟?”

“我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好起来的。”

“最好去看看医生啊。”

“我已经看过了。”

纪母坐在旁边,又说了一些时念纯的坏话。

大概地抱怨时念纯现在跟以前完不一样,不懂事,脾气大,还不尊重她。

说什么当初还被时念纯利用了。

秦疏影垂着首,不时咳嗽几声。

纪母走后,秦疏影这才打开刚才紧纂在手里的纸巾,里面有殷红的血迹。

许久,她将身子微微往后靠了一些,拿出手机来,翻看着以前的一些照片。

那些曾经跟纪墨涵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纪墨涵抱着锦瑜,父子俩在一起,很是温馨。

可是,现在他却不再回来看她一眼了。

如果说以前是因为在昆明,隔得太远,他不来看锦瑜,倒是情有可原,但是现在,他就在深城。

他回来了,已经在了纪家,他仍旧不来看锦瑜一眼,这便说明了他不再在乎这个孩子了。

可是偏生,这小丫头最近依依呀呀学会的第一句喊人的话,便是爸爸。

每次听着锦瑜不懂事地喊着爸爸。

秦疏影心里都是疼的。

很疼很疼……

她替锦瑜心疼。

有敲门声响起,她抬起头,便看到林峰正站在门口。

这些天她卧病在床,酒店的事宜都是林峰在打理着。

看见林峰进来,她心情这才好转了一些。

“等我一下……”

“好!”

林峰点了点头,看见秦疏影起身去了浴室。

她瘦小单薄的身子包裹在宽大的睡衣,越发显得形消锁立似的。

他看着都心疼,脸色越发的暗了下来,他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想着秦烈临行前对他的叮嘱,他心痛地一拳头砸在了墙壁上。

走廊的尽头放着一辆婴儿车,小婴儿已经会坐起来了,女佣拿着勺子喂她吃米糊糊。

她吃上一口,便会摇晃着手里的玩具,嘴里呓呓呀呀地叫着爸爸。

那模糊不清楚的声音充满了童稚的味道。

他看向她的时候,她看向他,笑得很是灿烂,嘴里模糊不清地叫着爸爸。

刘妈有些尴尬,笑笑道,“小丫头刚学说话,秦小姐以前经常教她喊爸爸。她就只会喊这个,见谁都叫爸爸。”

林峰严肃的脸上,难得地浮现一丝笑意。

许久,他这才转身走进了卧室。

此时,秦疏影已经洗漱好了,一头微卷的浓密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因为消瘦,一双眼睛大得有些过份。

不过,她身上仍旧着散发着一种慵懒而苍白的病态美。

她懒懒地给自己涂了一点口红,这让她看起来有了一点精神。

林峰站在她身后静静地看着。

“很美!”

秦疏影轻笑了一声,转过头看向林峰。

“刘妈说,我身上有死亡的气息了,所以稍加打扮一下,免得吓到了。”

林峰沉默了一会,“为了一个渣男而赔上自己的性命,值得么?”

“林峰,这什么意思?我是生病了,哪是为了他。”

林峰上前,握紧了她的手,她的手本来就很小,此时一点温度都没有,冷入骨髓。

“这世上不止有他一个男人,的眼里就看不到别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