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下载安装最新版

火琉璃看了一眼悬于季辽头顶的大罗山,随后目光落在季辽的身上。

季辽神色一动,立即将手中曾琴提在身前。

经过刚才的这一番折腾,曾琴早已奄奄一息,只有出气没进气了。

她眼皮艰难的抬了起来,朦朦胧胧中看到一个身姿妖异,倾国倾城的女子站在自己身前,曾琴嘴角微动,艰难的叫了一声,“老祖….”

火琉璃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斜撇了曾琴一眼,随后再次看向季辽。

“让我离开,否则我杀了她!”季辽见火琉璃目光向自己看来,当即再度用曾琴作为要挟。

“放了她留你尸,杀了她灭你神魂!”火琉璃盯着季辽,表情丝毫未变玩味的说道。

“你当我不敢!”季辽冷哼一声,手上顿时加了几分力气。

曾琴的头颅因这一抓之下而扭曲变形。

此时的她已经没力气在痛呼出声,七窍已涌出滚滚的鲜血。

火琉璃一动未动,甚至就连眼神的变化都没有,就那么泰然自若的看着季辽。

季辽这一次心头是咯噔了一下,暗道这次真的完了,凭借他察言观色的本领,他看出来了,这个被手里女子叫作老祖的女人似乎真的不管她的死活,这样一来自己要挟她们的砝码可就没有了。

阳光女郎秀美的样子

二人就这么立于虚空,又过了片刻,数十道遁光从远处天际疾射而来。

到了二人近前,咻咻咻的落下,现出一众火雀宗的长老,将季辽里里外外给团团围住。

“见过老祖!”

这些人现出身时,当先看了一眼场内形势,随即便均是躬身对着火琉璃恭敬行礼!

“嗯!”火琉璃淡淡点头。

这时那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迈步上前,对着火琉璃一拱手,“老祖,这小子就是掩藏在我们宗门附近的探子。”

“我知道!”火琉璃笑着撇了老者一眼轻声说道。

老者面不改色,随即又道,“老祖如今曾长老在这小子手上,我们该如何处置?”

火琉璃眼眸深处妖异光芒一闪,看了季辽手中曾琴一眼,随即目光又撇向远方,略微一顿,抬手对着另个方向一指。

“此前还有一人向着那个方向逃了,你们去追那人吧,别让那人逃了!”

季辽神色一动,火琉璃所指的方向正是芦竹逃跑的方向,心中暗惊,原来这个女人在一开始就都知道了,只不过一直没出手罢了,直到自己眼看要逃脱,她这才出手对付自己。

不过现在距离芦竹逃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要芦竹别半路停下,一刻不停的速飞遁

,想要摆脱这些人的追杀还是有可能的。

只是现在自己面临的局面可就….。

火雀宗的一众筑基期修士闻言都是一愣,他们可从来没注意到还有第二个人,不过既然老祖都说了,那就肯定是真的了。

“是!”老者对着火琉璃一拱手,而后深深看了一眼被团团围住的季辽,身上光芒亮起,与其他人向着火琉璃所指的方向激射而去。

不消片刻,场内便又只剩了季辽与火琉璃二人。

“小东西,你放不放人?”见所有人都走了,火琉璃轻笑一声,望着季辽说道。

季辽目光冷肃,想了想,淡淡说道,“可以,不过前辈承诺给我个痛快的事可还算数?”

“当然,我说话算话。”火琉璃点点头。

“好,既然如此那在下….”季辽把手中曾琴提到身前,随即忽的脸色一冷,“就先送她上路!”

说罢,手上猛一用力。

只听咔嚓一声,曾琴的头颅立即在季辽手中爆开,鲜血顿时如喷泉一般,从她的脖腔里飙射而出,化作漫天血雨倾洒。

火琉璃一动未动,负着双手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只不过眸中妖异的红芒更浓了几分,嘴角的笑意也更加妖异。

曾琴的无头尸体向着地面坠落,没过多久便是嘭的一声落于地面。

季辽眼中寒芒一闪,手上飞速掐决,对着头顶大罗山一点。

只听轰隆一声颤鸣,大罗山周身星辉立即飞速流转,随后便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瞬火琉璃头顶一个波动,大罗山的身影随之出现,并猛然砸下。

火琉璃眸中光芒一闪,周身红芒大放,一股无与伦比的磅礴威压立即扩散,一层浓郁的红光透体而出,向着天地弥漫开来。

下落的大罗山与这红光一触之下,生生的止住了势头,竟是无法在落下半寸。

季辽手上飞速掐了几个法决,对着大罗山连弹数指。

大罗山周身星辉更盛,这一刻吞山炼岳符的部威能被季辽触发,发出一声声轰隆巨响,山体重量狂涨无数倍。

下方火琉璃感应到这股巨力,终于有了动作,却见她手掌微微一抬,手上捏了一个手印,对着头顶遥遥一指。

一只巴掌大小,通体燃烧着烈焰的飞雀凝聚而成,在半空中张开翅膀,迎着大罗山便扑了上去。

巴掌大小的飞雀在数十丈的大罗山面前,几乎仿若只是一粒尘埃。

可当二者撞在一起的时候。

天地突然为之一滞,紧接着便是一声轰隆的滔天巨响。

汹涌澎湃的

火之灵力在大罗山下弥漫而出,一圈圈狂暴的气劲向着四面八方疯狂肆虐。

天地间顿时掀起滔天飓风,化作漫天灼热的火浪滚滚扩散。

在这一击之下,季辽只感觉那一声轰鸣仿佛是在他脑海里炸开,一时间他大脑晕沉不已,体内气血仿佛沸腾了一般翻滚。

“噗!”季辽身形急速后掠,大吐一口鲜血,神色骇然的看着那依旧负手望着自己的女子。

只感觉那个女子在自己面前好像个天堑鸿沟无法逾越。

随后只听一声声山石崩裂的声音传开,却是大罗山寸寸碎裂,随即轰然爆碎,化作漫天流光,再次变回了吞山炼岳符飞回了季辽手中。

“还想反抗么?”

季辽刚刚稳住身形,火琉璃的声音便幽幽的响起。

季辽目光冷冽,心中骇然,当即也不敢在与这女人纠缠,身下羽翼一抖。

而就在此时,一抹妖异的红光当头落下,顷刻间便将季辽包裹了进去。

“什么!”季辽一惊,抬眼一看。

只见他头顶虚空不知何时悬浮着一把完打开的油纸伞。

这油纸伞不大,伞面呈现赤红之色,其上画着三个女子。

这第一个女子身子婀娜,半坐椅子,怀中抱着琵琶。

第二个女子则是端坐桌案之后,做弹琴之姿。

最后一个则是拿着一根翠绿玉竹,仿若在吹着让人断肠的曲子。

三个女子虽是各有不同,但无一例外都是神色凄婉,活灵活现,仿佛是真人嵌进去的一般。

红光笼罩中的季辽,身形一动向着红光之外冲去,与红光撞在一起。

只听呲啦一声,一团黑烟冒出,季辽与红光相触的皮肤像是被烙铁烫了一般焦黑一片。

“怎么可能!”季辽感受到皮肤传来的剧痛惊呼一声。

火琉璃嘴角微微一扬,对着油纸伞轻轻一点。

油纸伞便立即合拢,其上散发的红光,包裹着季辽被一同收了起来。

“既然你选择了后者,那么就连同你的神魂一起炼化了吧。”火琉璃盯着油纸伞淡淡说了一句,手上掐了几个法决。

伞面上的三个女子顿时如活了过来一般,在伞面之中冲出,绕着油纸伞盘旋起来,而后手上也有了动作,纷纷拨弄起手上乐器,紧接着就是一首曲子突兀的响起。

这曲子似在悲鸣、似在哭泣、似在厉笑、让人闻听充满了绝望。

曲子一响,油纸伞立即亮起耀眼的红芒,一股股恐怖的火之灵力弥漫。

火琉璃静静的负手站在原地等着曲子终

了。

忽然间她的眼眸猛的一睁。

却见正对着她的一侧,一团指甲盖大小的五色火焰径直烧穿了伞面,打在一个拨弄着乐器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手上动作一滞,哀鸣一声随之溃散。

五色火焰打穿了那女子去势不减向着火琉璃直直打去。

火琉璃见这团火焰临近,神识一探,瞳孔就是一缩。

身形一动,化作一道残影向着一侧躲去。

她身形刚一躲开,一道蓝光便顺着烧穿的那个孔洞窜出,在虚空一扭,现出季辽的身影。

“哈哈哈,有种的就来杀我啊!”

季辽一出现就是仰天一声狂笑。

背后银羽一抖,一团银光瞬间将其包裹,下一瞬便出现在百里之外。

“这是什么火种?”火琉璃低语一句。

火琉璃是火雀宗老祖,修练的是火属性功法,对火的感悟当然不用多说。

就在那团火焰出现的时候,她赫然感到那不起眼的火焰之中,竟是蕴含着天地衍生的大道,她竟有种那个火焰是凌驾于万火之首的感觉。

她不敢硬憾那火种只得闪开。

火琉璃试问自己对天下异火极其了解,可这火焰她还是第一次见。

看了一眼已在百里的季辽,眼眸一动,身形便化作一道流光紧追而去。

(本章完)